欢迎光临宁波道教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您的位置:宁波道教网> 宫观仪范 >>正文

太上混洞赤文女青詔書天律

2011年11月27日 04:36

正神

  諸正神不得受民間詞訟,違者徒九年。

  諸正神非天地八節,不得受民間祭享,違者徒九年。
  諸正神不得受民間禱祝,妄興禍福,違者徒九年。
  諸正神妄受民間咒詛,以致病於人者,處斬。損一人者,滅形。
  諸正神非八節妄受民間財物一文以上者,處死。
  諸正神受勸命血食一方,只得守護境土,妄興一毫禍及於人民者,針决充替。放邪神娌鬼剋害其境土方隅之民,徒八年。同作情意放者,加一等。受其財物者,處死。
  諸正神,有邪鬼神入其境土,仰捉縛,具狀送至東嶽收管,違者徒三年。

  諸正神受行司法官文牒,或指揮,而不奉行者,針决。故意違者,處死。

  諸正神不得勑命而往民間行禍,處死。

  諸正神部下所管神吏不得放令出入,侵害良民,違者徒九年。知而不戒者,處死。故違令者,並各分形。
  諸正神不能守境土,以致鬼神為一方之災,生民具狀赴行司申論,法官遣符之類,到彼所在,而不同力追捉者,針决,流七千里。故意放令走竄者,處斬。
  諸正神雖不為生民之害,而變形作怪,弄影喚人者,針次,流九千里。因而驚人者,分形。
  諸正神拒逆法官,依神吏抗法條斷罪。
  諸正神所管方隅,有惡人逆鬼侵害生民者,仰擒縛送至行司,並具狀申說惡人逆鬼情罪,待憑誅治。違者,以其罪罪之。
  諸正神妄變形影,婬亂生民男女者,分形。

  諸正神方隅,有非命不合死生民,收管拘留所治,待憑院司追取。或具狀申說者聽。違者杖一百。

  諸正神所管界分鄰境相接之處,有鬼神為生民之害,仰同力追捉,或具狀申說。謂以鄰境相接之處所管而相推托者,各針决,流九千里。有一人首先訴者,原赦。如已被獲而方告者,仍加罪一等。
  諸正神盜殺生民,拘留部下驅使,他日以非命供通者,分形。
  諸正神所管方隅水旱盜賊,人民流離者,仰詣束嶽申說。違者杖一百。諸正神被行司文牒抽取吏兵或亡人者,火急部署押送前去。違者杖一百。
  諸正神文牒到而不遵行者,加一等。故意推托者,處斬。
  諸正神犯罪而諮告,欲留行司驅使者,仰法官封案,係籍使喚。如是再犯,檢案斷罪。
  諸正神相爭鬭,詣行司申諭者,仰法官原情斷罪,重作施行,免致後來相効,侵害良民。

  諸正神,民間寬枉者,仰即時具狀申東嶽,以憑追取,不得妄受詞理。違者處斬。

  諸正神候得勑命,往民間行疫者,仰去彼人家,入土地門丞戶尉竈神狀,並示下勑旨,方得入去行疫。不得久住過三日。違者處死。
  諸正神見法官出入而不迎送者,徒九年。
  諸正神見法官出入而迎送當前唱諾者,為之犯節。違者處死。
  諸正神所管方隅,有生民合死,被陰司追取者,仰責取所承受鬼使文狀,方得交付前去。違者流二千里。
  諸正神所管方隅,有惡人逆鬼,毒蟲猛獸,而不申說者,仰鄰隅神具狀詣行司告,以憑差神吏追捉。如是上界巡歷訪聞,或行司報應而知者,並同處斬。
  諸正神非正月一日不得上表,違者杖八十。

  諸正神所管方隅,有法官行司,犯罪减三等。初置行司者,轉三官。恃而作過者,準前律。

  諸正神犯罪,至行司律所不載者,仰法官以人情推原斷遣。只得失入,不得從輕。



  土地
  諸土地受勑位據一方者,係主管一方之土地,一隅者主管一隅,一宅者收管一宅之鬼神。違者徒九年。
  諸一隅土地主管一隅,若隅內土地妄興禍福者,徒三年,當時落職。隅主知而不舉者,同罪。
  諸土地放祟入宅,侵害民人者,與鬼同罪。
  諸土地守鎮宅宇而宅神不和者,處斬。
  諸土地非八節而妄興禍害,希求財利祭享者,分形。
  諸土地與外鬼神通同作過者,處斬。
  諸土地遇法官差使違犯時刻者,處斬。
  諸土地欺陵生民先祖者,仗一百。因而求財物一文以上者,處斬。

  諸土地婬亂人家男女者,分形。

  諸土地遇人家生民病苦而投行司,請符水者,見水神前往而不宣力者,處斬。
  諸土地被生民病苦,法官行司斷病人家,呼召不到者,處斬。
  諸土地見法官到病人家而不迎送者,針决,流三千里。
  諸土地守鎮宅宇,見宅內邪鬼潛伏為害者,仰捉縛,送至一里土地行司斷罪。若情理重者,一面送至一方一隅。若聽知而不捉者,處斬。
  諸土地方隅之內,被無知生民立婬鬼神廟宇,而不具狀申論者,杖一百。知而相底蓋者,處斬。
  諸土地見法官出入而不急報諸司者,杖一百。
  諸土地,關行指揮,得回申而不詣諸司者,針决落職。
  諸土地有功於民,無過於物,年月已滿,差官替代,任入陰司出官。
  諸土地遇法官道士關牒諸司而不奉行關報者杖一百,召而不至者處斬。

  諸土地遇行奏文牒符篆至其方隅,而有揩磨污損者,針决,流三千里。

  諸土地無故出遊者,杖一百。

  諸土地出遊而侵害良民者,針决,流八千里。
  諸土地承受《女青詔書》抽取亡人魂魄,至陰司所在去處,而不押送亡人到所修道場,處斬。雖押送所在沿路脅迫亡人,乞覓財物一文已上者,分形。
  諸土地頒行文牒而請委有阻節,
即時回申,待憑依墨勑斷。違者處斬。
  諸土地犯罪律不所載者,仰法官原情定罪。

 

  竈神
  諸竈神妄以其火與生民燒香者,杖一百。
  諸竈神香煙亂奏事者,處斬。
  諸竈神守鎮宅宇,放祟入宅,而與土地相爭者,處斬。
  諸竈神二月八日受法官祭獻畢,仰具狀申謝,違者杖一百。
  諸竈神若以生民侵恨妄有加禍於所居之人者,針决,流八千里。傷人者,分形。

  諸竈神遇民間修其宅宇,仰拘留部下七十二神將吏入安置,修茸畢,方回歸位。
  諸竈神犯罪,準土地律。

 

  門丞戶尉
  諸門丞戶尉守鎮門左右者不得出入。違者杖一百。
  諸門丞戶尉妄有出入,而邪神婬鬼入宅者,針决。
  諸門丞戶尉放邪鬼神入宅,尅害生民者,處斬。
  諸門丞戶尉乞覓外鬼邪財物,放入宅剋害所居之人者,分形。
  諸門丞戶尉,若彼所居之人先亡遠祖歸家受齋祭者,須得審訂是否,方得放歸。違者杖一百。
  諸門丞戶尉同竈神土地常切覺察,不得放鬼神入宅。如是鬼神侵害良民者,一例處斬。傷人者分形。
  諸門丞戶尉犯罪,並準土地竈神律。

  諸宅神犯罪,準土地竈神律。



  人死鬼

  諸人死鬼往來陽界侵害生民者,處斬。

  諸人死鬼未得托生者,常仰陰司收管,非天地赦日、八節歸往凡間者,處斬。
  諸人死鬼非死日而歸其家者,杖一百。
  諸人死鬼非追修遷拔而歸其家者,杖一百。
  諸人死鬼妄以生前讎隙復連生人者,處斬。傷人者分形。
 諸人死鬼生前自非命死,注訟生人者,處斬。
  諸人死鬼無故往親戚同族生人家者,處死。傷人者分形。
  諸人死鬼妄入生人夢寐,見形作怪者,處斬。因而婬亂者;分形。
  諸人死鬼剋害生人,要求對物者,送下九幽鬼谷關收管。雖生前有夫婦之親,死後求其妻,或妻死求其夫,相形夢寐者.準前律。

  諸人死鬼生前兄弟父母之親,死復復連尊長者,分形。復連以下者,處斬。

  諸人死鬼生前無知,妄禱邪神,已至枉死,枉死妄欲生人充替者,分形。及牽生人令邪鬼神追攝者,並為鬼神分形。
  諸人死鬼為禍於人,被擒至行司,而便供通指詣,實,减二等,相拒正法者,付逆鱗將軍,令萬死萬生受罪。
  諸人死鬼妄入人家托為家親,而其實非者,處斬。托為正神者,分形。
  諸人死鬼意欲剋害生人而難近,返損傷牛馬之類者,杖一百,流三千里。
  諸人死鬼生前有冤柱於生人,已經陰司决斷,而再投行司申論者,不得受理。一面留住行牒,下地府抽案,特與奠簡,送上南昌鍊魂托生,及罪輕重,而父母兄弟妻子良朋善友親情具狀申雪,明其罪咎,欲令其托生者,聽。
  諸人死鬼前生造作寃債,後經歷諸司受其大苦楚,只得領受,若委有牽引生人,及未識為識未親為親者,未有讎隙而妄以為有如此之類者,陰司不得受理,逆者處斬。若受理而處生人者,並各分形。

  諸人死鬼魍魎於陽界遇法官而不回避者,處斬。若求行司遷拔者非。
  諸人死鬼被他人設夜齋遷拔,而受葷酒,前赴醮壇者,處斬。
  諸人死鬼生前非命,死後求生人替換者,處訢。傷人者分形。
  諸人死鬼犯罪律所不載者,仰法官原情定罪,只得失入,不得從輕,免致復連生人,綿綿不絕。

 

  邪神
  諸邪神妄血食於生人者,處斬。
  諸邪神妄入人家者,處斬。
  諸邪神妄據人家宅宇者,分形。
  諸邪神妄入人家作禍者,分形。
  諸邪神盜據民間廟宇一椽一瓦,並處斬。已上者,分形。
  諸邪神妄占人家坐席及受香火者,處斬。
  諸邪神妄受民間物色一文已上者,分形。

諸邪神妄受人家坐席及香火者,處斬。

諸邪神妄受民間詞理者,分形。

  諸邪神妄受民間禱祀者,分形。
  諸邪神妄受民間頂首及拜者,處斬。
  諸邪神病禍於人傷人命者,分形。
  諸邪神妄置衙儀出入者,處斬。
  諸邪神妄置牢獄攝生人魂魄者,分形。
  諸邪神扣人門戶者,處斬。
  諸邪神空中虛聲喚人者,處斬。
  諸邪神妄入人家往走民間者,處斬。
  諸邪神妄入人家婬人男女者,分形。
  諸邪神妄引人家鷄犬者,處斬。
  諸邪神妄入人家令生人夢寐者,處斬。
  諸邪神抗拒正法者,分形。
  諸邪神為禍於民,被人申訴,為神吏擒縛至行司,或法壇而不具實告者,處斬。

  諸邪神高聲應對者,分形。

  諸邪神非是着人男女,狂言叫噪者,分形。

  諸邪神偷盜人家財物,將在他人家,或藏留者,並各分形。
  諸邪神或娌人男女隱藏匿者,分形。
  諸邪神妄入人家強奪人魂魄者,分形。

  諸邪神虛空中拋磚擲瓦於人家者,分形。
  諸邪神擊縛生人者,處斬。
  諸邪神放火燒民間屋宇者,分形。
  諸邪神入人夢寐以致生人魘死者,分形。
  諸邪神往來於陽界者,送下鬼谷關收管。
  諸邪神以邪法相抗正法者,分形。
  諸邪神妄托上真名字者,送下鑊湯地獄,或付逆鱗將軍,令其萬死千生,不捨晝夜。
  諸邪神偷憐伏家、酒食,以喂人家男女者,處斬。

  諸邪神連伍結黨,侵害生民者,並各分形。

  諸邪神連伍結黨,遏截法官道士文牒者,分形。
  諸邪神着人男女,以致陷身水火而死者,分形。
  諸邪神着生人,以刀斧傷人者,分形。
  諸邪神變形作怪驚動生民者,處死。
  諸邪神因天地大赦而不能改過,仍繼前非者,分形。
  諸邪神妄入人家,連結黨伍,殺人門丞戶尉土地竈神,以居其位者,分形。
  諸邪神吹口弄影,以邪毒流灌人臟腑者,分形。
  諸邪神妄入人家先祖者,處斬。
  諸邪神以邪毒射人口眼耳鼻,而不令辨香臭,不聞聲音,不得視明,口不辨五味者,分形。
  諸邪神被人申論,法官不能盡情根究,遣符行牒驅降而不能改過,走遯潜伏於草木間者,處斬。

  諸邪神雖作過犯,及發覺未發覺,而因大赦,具狀申訴乞入正神部下,或嶽吏兵行伍者,聽。
  諸邪神妄隨生民未往盤合食物,以放毒炁侵害生民者,處斬。
  諸邪神傷一人者,分形。已甚者,付逆鱗將軍斷罪,令萬死萬生。
  諸邪神被拜章醮所請官員,或數未滿,而假托形影,隨從鬼兵者,分形。若其脅迫亡人者,付逆鱗將軍,令其萬死萬生,不捨晝夜。或以鐵丸灌之,及非法苦楚者,聽。
  諸邪神以生小孩為戲,以致驚恐啼叫者,處斬。未語話小孩者,加一等。或驚死者,法非若楚。
  諸邪神聞生民持經念咒,而不恭敬回心歸正者,處斬。輕慢者,分形。
  諸邪神損害生民樹木苗稼者,處斬。
  諸邪神或作釜鳴並叫門戶,現足出面露形,如此之類,各處斬。

  諸邪神偷盜官私財物,見蹤於生民家,以致陽男生女犯罪者,分形。

  諸邪神以刀斧傷人,而將被死尸及刀斧血之類,到有讎隙人家,以致生民犯罪者,付刀山鐵網地獄勘斷,令其萬死萬生,萬劫受苦,不許原赦。所有犯陽生民,仰諸法官特與遷拔托生。或給符誥勑補充獄官,令其躬自勘斷,以報其讎者,聽。
  諸邪神婬鬼,同邪神律外,更加一等。
  諸魔王妖鬼,同邪神律外,更加一等。
  諸邪神犯罪,律所不載者,原情定罪。


山神
  諸山神奉承勑旨守鎮山巖,只得自守界分,不得瑜境主管,違者針决充替。
  諸山神奉勑旨所管之分野,產出仙藥者,轉入仙班係籍。若不能守護,被鬼神採取者,分形。
  諸山神無故離其所治者,針决充替。
  諸山神所管之分野,有生民修真學道,或入山巖絕粒朝真者,仰常切衛護。違者,處斬。

  諸山神所管分野,有正法至寶之類埋藏於所處以鎮其地,而不能守護,被生民掘取者,處斬。若合仙之人奉命而取者,聽。
  諸山神所管分野,有瘟氣者,常切收拾,不得放四散損害生民。違者,針决充替。
  諸山澤神,準山神律。
  諸山神所管分野,有惡蛇毒獸者,仰常切守管,不得放令剋害生民。如有此者,處斬。
  諸川澤神,準山神律。
  諸山神犯罪,律所不載,原情定罪。

 

  井神
  諸井神不能固守宅位,令使生民沒溺及墮井者,處斬。引至令來者,分形。
  諸井神而使邪神魔使令放毒入井水內,針决。因而傷人病者,處斬。呼喚令死者,分形。

  諸井神犯罪,律所不載者,原情定罪。

  廁神
  諸廁神,民間修茸而不統轄部下神吏轉入他處,伺修葺畢日,方得歸位,違者針决。傷人者,分形。
  諸廁神妄亂禁斷生人不令語者,處斬。
  諸廁神犯罪,准土地竈神律。
  諸倉神庫神,准正神律。

 

  六畜神
  諸六畜神不能為生民守護六畜,以致疫毒鬼神侵害,針决流七千里。
  諸六畜神妄亂乞覓神鬼錢物一文已上,放令剋害生民六畜者,處斬。
  精怪
  諸精怪入人家者,斬。
  諸精怪入人家變形弄影者,處斬。
  諸精怪妄入人家,迷人男女者,分形。婬人男女而引至藏匿者,加一等。
  諸精怪輕者處斬,重者分形,不得輕恕。

  山魈木客

  諸山魈木客至法壇者,須得處斬,或分形,絕其黨伍,不得流徒針决疏放。
  諸山魈木客,天赦日亦許追捉斷罪。
  諸孤魂魍魎,有名無姓,有手無足,有影無形,依草附木,侵害生民者,處斬。若尋求托生非苦,害於猪羊牛之類,同。

 

  水司官
  諸水司官,並依准地司官律。
  諸水司官放魚龍蛟蜃之類驚動生民者,針决,流入陰同獄牢。傷人者,分形。驚人死者,處斬。
  諸水司官放水損害民間堤堰,及傷蕩苗稼樹木者,量輕重斷罪。甚者,處斬。故意者,分形。
  諸水司官遇生民渡水而放水漲浪吹者,針决充替。損人命者,處斬。
  諸水司官遇法官鐵符欲興雲雨或欲縛龍擊惡獸者,仰即時奉行。違者處斬。

  諸水司官與地司官相論,並各針决,不問道理曲直。

  諸水司官遇行司傳法投龍沉璧,或醮所投龍者,仰即時收之,安置寶藏。違者處斬。
  諸水司官遇陽界天旱而人民往所在取水,意欲起龍者,仰即時具所乞因依,申上取旨。或不申而妄起雨龍者,處斬。或違而不申者,針决。或申而未得勑者先具雨龍者,處斬。或得勑旨而違時者,分形。
  諸水司案吏獄卒等犯罪,並依准水司官律,外更加一等行遣。
  諸水司官犯罪,律所不載者,原情定罪。

 

  龍王

  諸龍王失其所賜之寶者,處斬。
  諸龍王妄亂震怒,行雲致雨,侵害苗稼樹木,崩土摧堰,剋害生民者,處斬。
  諸龍王不得所係之司指揮,妄亂出遊,及行雲興雨者,斬處。

  諸龍王承指揮行雲興雨而違時候,處斬。放其女子婬迷生民者,分形。

  諸龍王犯罪,准水司官律。



  地司官
  諸地司官,生民壽祿未盡而妄行追攝者,處死。妄受亡人財物,曲法不公者,處死。
  諸地司官被法官行文牒追取公事,或非時按察簿曆,而不即時奉行,針决,流配遠廼行司入吏兵伍差使。
  諸地司官被法官道士關行《女青詔書》,追攝亡人魂魄,仰即時具一宗公案,差官部衛形魂歸赴所修道場,仍與較量善惡,分數過原貸者,即時疏放。若罪及三分者,依公减一分。若原其赦者,差官守護,伺醮壇畢,送至生天臺隨報受生。違者,處斬。
  諸地司官遇法官道士為亡人奠簡遷拔,而不為亡人消罪註生者,處斬。若不合格式而不執用者,非。合格式而妄意艱阻希求財利者,分形。
  諸地司官承受法院文牒追案吏及官員者,仰即差官管押,仝去法院所差神吏前詣行司,聽候指揮。違者針决,降下兵吏行伍差使。

  諸地司官妄减亡人功德者,針决充替,流五千里。
  諸地司官,被法官道士抽取罪人或亡人,而罪人不在所治者,仰即時轉牒於所在,抽取送前來。違者,充替,重作行遣。故意推延者,斬。
  諸地司官,文牒頒下而承受奉行之後,不即時回申所在之處者,徒七年。故意者,處斬。
  諸地司官,被行司天曹流送罪人,或閉留,或斷遣,或令交割職事,而不依牒內開者,處斬。不回申者,分形。
  諸地司官被差前往了幹陰府公事而不職者,宜追針决,流三千里。
  諸地司官不依公斷罪而曲法者,處斬。
  諸地司官妄受民間齋醮者,針决流配遠廼正神部下差使。
  諸地司官不遵奉條律,欺辱已下卑官者,針决充替。

  諸地司官,被法官道士行文牒追取公事,或非時檢察簿曆,而不即時奉行,針决,流配遠迺行司入吏兵行伍差使。

  諸地司官妄以亡人無罪為有罪,無讎為有讎,無執對為有執對,無寃枉為有冤枉,無宿業為有宿業,及有善以為無,如此之類者,並各分形。故意拘留希求財利,加一等。
  諸地司官妄將亡人功德疏减遍類及不係善簿者,處斬。
  諸地司官增减生民壽數及長短大小者,徒九年。故意犯者,處死。
  諸地司官承受醮所鍊度真文,而不贖亡人罪者,充替十地真文者,處斬。
  諸地司官承受消災真文,而不為生民消四季之災者,徒三年。
  諸地司官生民註籍係水司,而不係所治者主管,而妄有追取者,處斬。
  諸地司官應生民雖係所治主管,而不得判命妄亂先取追呼者,處斬。

  諸地司官較勘生民壽限,具曆申上命取勑命,追取生民,或生民壽限未盡者,處斬。

  諸地司官追取太上生民,須是較量是某人可追者,具曆申上帝取判命,若得勑判,方可追取。不得勸判而追取者,處斬。若具曆申上而不得勑判,先次追者,同。
  諸地司官追取生民有罪#1只許拘留五十日夜,罪重者不過一百日夜,若不合放令托生者,申上取旨。違者,徒九年。
  諸地司官被已下官及案吏獄卒過
而不舉按加罪者,針决充替。或知而不覺察者,處斬。
  諸地司官案吏獄卒等犯罪,並檢準地司官律,加一等定罪。
  諸地司官犯罪,律所不載其罪者,原情定罪。只得失入,不得從輕。

 

  天曹案吏
  諸天曹案吏遇法官差使,故違者,處斬。
  諸天曹案吏妄有漏泄天機者,處斬。

  諸天曹案吏妄具檢申者,處斬。

  諸天曹案吏遇法官朝禮而不迎送者,處斬。

  諸天曹案吏承受勑命,頒行下界,仰即時宣布。違者針决,降入東嶽差使。
  諸天曹案吏承受法官文牒,不即時奉行者,徒三年。
  諸天曹案吏遇下方申奏心詞,不即時具檢上進者。徒九年。·
  諸天曹案吏應生民係托生而不與註籍者,處斬。
  諸天曹案吏遇法官道士進下章表而不通進上御者,徒九年。故意延遷時候,使令不達者,處斬。
  諸天曹案吏受民間財物一文已上者,處斬。
  諸天曹案吏,雖受法官差使,而違牒內所坐事件者,處斬。
  諸天曹案吏非八節日不得給假。違者,徒九年。
  諸天曹案吏,生民受太上正法祕條,而不為便消黑簿,註名赤書者,徒九年。

  諸天曹案吏妄與生民消除黑簿,及增减壽數者,處斬。

  諸天曹案吏見法官有功過者,即便抄上。違者,徒九年。
  諸天曹案吏法官職到七品者,不得書。過,以法官之罪罪之。
  諸天曹案吏被法官抽取文字及籍公案之類者,仰依法官所抽之文牒內開坐。如或依指揮而違時候者,流七千里。
  諸天曹案吏犯罪,如律所不載,仰原情定罪。

 

  堰堤神
  諸堰堤神妄以生民不能享祀,損壞堰堤者,處斬。財物一文已上者,分形。
  諸堰堤神被水神侵損堰堤者,具狀詣東嶽或行司申論。違者,針决,充替。水神故意放水者,仰擒所在水神前來者,聽。若與水神通同者,分形。
  諸堰堤神不引水上渠灌浸,民田以致缺者,處斬。

  諸堰堤神,彼生民修堤而有不虞事生者,針決充替。

  諸堰堤神犯罪,律所不載者,原情定罪。



  苗稼神
  諸苗稼神,上天陰陽順序而五穀不豐者,充替。以致生民粒食不給,針决。饑餓者,處斬。
  諸苗稼神妄以生民不能享祀,損害苗稼者,處斬。
  諸苗稼神犯罪,律所不載者,原情定罪。
  樹木神
  諸樹木神妄亂放令邪鬼魔神附其樹木者,處斬。
  諸樹木神主管分野,有年月深遠,放令為精怪者,針决充替。傷人者,處斬。
  諸樹木神,彼民間採斫竹木興建寺觀,或起立屋舍,而竹木傷損者,徒九年。
  諸樹木神所管分野竹木能興祥瑞者,轉入山神,出官。

  諸樹木神犯罪,律所不載者,原情定罪。

  碓磑神

  諸確磑神妄令確磑打人者,准土地律行遣。
  守屍神
  諸守屍神妄亂脅迫亡人,乞覓財物,及妄受生人祭享之類,並針决,流三千里。餘准土地正神律。
  諸守屍神安妄亂轉動生民死骨以左為右以右為左之類令生人不安者處斬。
  諸守棺柩神准守屍神律
  吊喪神
  諸吊喪神承受勑命,或陰水二司引進取生民,而錯入人家者,處斬。
  諸吊喪神承受指揮而妄亂出入者,處斬。其餘犯罪,並准正神律。

  雷神
  諸雷神妄被生民請召而下降,妄行威福者,處斬。若其被召而具狀申禀得勑者非。
  諸雷神被勑旨降於樹木上收擒毒龍之類者,不得驚動生民,違者杖一百。若驚動生民以致傷命者,處斬。

  諸雷神被法官文牒內坐說生民某不孝,仰雷神下降於其家燒殺者,仰執牒下天曹,看法官有申狀,狀達聽而不得勑旨者,一面燒殺。
  諸雷神奉勑下降燒殺生民而錯燒者,處斬。
  諸雷神不聽雷霆司差使者,杖一百。故意,處斬。
  諸雷神被法官文牒差燒甚處樹木以為法印者,仰依牒內所坐說施行,違者,針决充替。無雷火印而不降者,非。

  諸雷神不得勑旨妄亂震動,針决充替。
  諸雷神被法官呼召而不至者,杖一百。
  諸雷神不得勸旨妄亂,以火燒下地生民者,處斬。
  諸雷神被法官差於某年月日震動幾聲以為報應,及至某年月日時而不震動或震動而聲數不依牒內坐說,或震動聲數雖敷而不依時之類者,徒九年。故意違者,仰法官差神吏追取,重作遣。

  諸雷神犯罪,律所不載者,原情輕重斷遣。只得從輕,不得失入。

 

  風部官
  諸風伯不得勑旨放風者,充替。
  諸風伯奉勑放風而傷苗稼者,徒七年。
  諸風伯受勑旨放風拔木而錯者,徒三年。
  諸風伯放風吹損寺觀廟宇屋舍者,針决充替。
  諸風伯放風霧令入生民皮膚病人者,徒九年。傷人者,處斬。
  諸風伯吹海龍出谷,飛烟毒氣遍滿天下,依草附木、損害生民及牛馬豬狗蠶桑之類者,分形。
  諸風伯被法官道士申章進表放風吹蕩奏章,灰燼飛起者,處斬。故意者,分形。
  諸風伯遇法官上真出入而不清塵者,處斬。不凈醮壇者,加一等。

  諸風伯,應係民間香火烟氣,須得吹入北中昊天收管。違者,杖一百。

  諸風伯民間進貢上真誠信而不驛傳者,杖一百。章表申狀者同。

  諸風伯正月一日及常月十五日不得放風有礙上真朝現。違者,杖一百。
  諸風伯犯罪,律所不載者,仰法官原情定罪。

 

  雨師
  諸雨師不得勑命而降雨者,處死。
  諸雨師奉勑旨行雨過時者,杖一百。
  諸雨師行雨損害生民苗稼者,徒四年。
  諸雨師遇上真仙官法師出入不掃灑者,處斬。不凈醮筵者,加一等。
  諸雨師久不承勑命而天旱,法官有追召放雨者,須得往所管係諸司取禀,方得放雨。違者,針决充替。及不取禀而行雨,及承受文牒而不起,故意違戾者,分形。
  諸雨師降雨而不旱方降者,杖一百。

  諸雨師行雨損害生民花果樹木者,杖一百。

  諸雨師,被法官道士申章進表,降大雨者,處斬。故意者,分形。

  諸雨師行雨而不遍滿天下,及暴雨而害物者,針决充替。
  諸雨師遇上真朝現而放雨者,處斬。故意者,分形。
  諸雨師每月日午一時須得止雨,若承受得勑旨下,須稍稍行。違者,杖一百。
  諸雨師行雨,須得經三河方得放雨。違者,杖一百。
  諸雨師行雨破生民市易,並灌濕生民者,杖一百。傷人者,償命。
  諸雨師犯罪,而條律所不載者,原情定罪。

神吏符使
  諸神吏符使既受勑命法官驅使,無故而雜科坐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受牒及指揮前往捉神鬼及治病驅邪,不依所限時刻者,杖一百。過三時者,針决,流三千里。晝夜,處斬。治病驅邪而不用心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追捉鬼神而不盡類者,徒三年。
  諸神吏符使前往擒祟而受賂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被呼召而應對遲緩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無故脅迫鬼神者,杖一百。邪神淫鬼者,勿論。
  諸神吏符使故意放祟逃竄者,以鬼罪罪之。

  諸神吏符使前往治病而返加禍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被差鎮守他人屋宇而不去者,處斬。去而放祟剋害人者,針决,流七千里。邪祟傷人者,分形。
  諸神一吏符使相爭鬭者,杖一百。詞曲說者,流一千里。鬭死者,償命。
  諸神吏符使考問鬼神情罪,而以人情者,杖八十,再三犯者,流七百里。
  諸神吏符使不得指揮而妄受民間財物享祀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差使守鎮他人屋宇而返興禍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遇法官出入而不隨行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法官到處而放鬼伺候法官,及探行司公事者,針决,流九千里。故意希求財物引至令來者,一例分形。
  諸神吏符使遇法官申章進表,而不如法具朝服,并各處斬,從別關請。
  諸神吏符使遇法官所在處設醮而不整肅者,流三千里。無據而登壇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獄官而放鬼令走竄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承受指揮,依所限時刻昭報,如或法官未有寤寐,即於本司
左右四相處申說。違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高聲對法官及設辭應對,并各依抗法律斷罪。
  諸神吏符使拒逆正法者,分形。
  諸神吏符使,遣符勑水而不在旁祇候者,所差官將及當直神將符使,并各針决,降入北院卑下窠坐。如是差官司已行下指揮而神吏符使故違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遇法官牒上寫不候印者,須火急奉行,不得以常日為例。違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早晚兩衙,及月一日十五日,須得列班唱喏。南院自列斑居左,北院自列班居右,不得差。違者,彈劾處斬。
  諸神吏符使遇法官須要嚴備獄器在前。違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遇法官飛斗而神吏倒持者,降入下班。

  諸神吏符使遇法官下罩法,而網羅不堅密者,處斬。因而鬼神逃竄者,分形。或違時刻者,分形處斬。
  諸神吏符使見法官以巾頂指前,或以丁立,或以直視者,須得非法勘鬼神,及嚴備器械違者,針决,降入北院卑下窠坐差役。
  諸神吏符使不得指揮而妄相喚其窠坐,處斬。
  諸神吏符使被呼召而交相應對,或當直神吏而不在法官傍,而亂替應對者,并各處斬。
  諸神吏符使勘斷鬼神情罪,無論輕重,限三日案具,回申法官。違者,徒三年。公案不具,并不帶隨行取禀者,處斬。有疑難先得取禀,不待臨時藉口。

  諸神吏符使勘斷鬼神情罪,只得失入,不得從輕。違者,針决,降入卑小窠坐。故意從輕者,處斬。因而乞覓財物而務欲推托從輕者,分形。

  諸神吏符使妄有放留鬼神而不取禀者,杖一百。乞覓財物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勘斷鬼神而公案內令坐原赦者,處斬。仙官符使者,法官律定,審訂而行,不得妄與原赦,如是果經天地原赦者,原定情罪。若赦前赦後并犯者,加一等。知赦而故意犯者,不赦。
  諸神吏符使勘斷山魈木客者,公案內下法須得加一等。違者,徒九年。
諸鬼神非用此律,但依常律。
  諸神吏符使伺候法官出入,而行司妄放鬼神入行司者,處斬。諸神吏符使差出或參隨法官出入,見山魑木客而不即時擒者,以邪神魔鬼之罪罪之。
  諸神吏符使神差擒龍伏虎,而放令剋害生民者,分形。
  諸神吏符使妄示外神吏正法及行司事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被差訪問邪神魔鬼剋害生民,而不具實申者,針决,流二千里。受財賂而不具實者,分形。

  諸神吏符使被法官出入,有城隍社令沿路土地等不迎送,而不申舉者,針决,降入吏兵行伍窠坐。

  諸神吏符使承受指揮前往他人家擒祟而妄起動人先祖者,杖一百。乞覓錢物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知法官有災而不能解者,徒三年。伺候法官爨隙而為災,反鬭頭聚議法官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侮文弄法,高下其手者,處斬。受鬼神情囑而諾者,分形。
  諸神吏符使轉官遷職而不申謝者,針决,降入北院卑小差使,令其引重至遠。
  諸神吏符使被呼召吞食魔鬼邪神而不盡其妖炁者,杖一百。不為人吞收病炁者,同。
  諸神吏符使被差放火鎔鐵流灌鬼神而不即具備者,杖一百,再三呼召而不備者,抗法律斷。
  諸神吏符使被差為病人回骸起死,拘留魂魄,而不火急宣力者,處斬。故意妄興艱難者,分形。

  諸神吏符使見法官身中三屍作病,九蟲為殃,仰即誅治。逆者,流四千里。

  諸神吏符使被法官申章奏表投狀天曹,而故炁遏截,不解時即擒縛,送至天獄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被五嶽四瀆仙官正神具狀,經行司稱論事件,而不即時昭報法官者,針决。
  諸神吏符使五嶽四瀆名山大川正神仙官申賀,法官報啟奏書并躬親詣謁,而不即時通報及昭報者,準前罪。
  諸神吏符使被差尋骸骨精魅,而不依所在之處報應者,依弄法條治罪。
  諸神吏符使勘斷鬼神,而非其職分妄有論訴者,徒六年。是其職分而泄與非職分者,并各處斬。
  諸神吏符使若遇法官盡差他處屯駐者,須得驗認法官花押印記,及詢問法官信任之神,方得前往。違者,并各降三官。承受文字者,斬。
  諸神吏符使雖被天牒差往它處屯駐,常日隨衛精兵一千人,鐵罩鐵城,不得離去。違者徒九年,首領分形。

  諸神吏符使參隨法官拜進表章,各於天門外祇候,不得分散行伍。違者,各降一官。首領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遇法官差使申奏文狀關牒,沿路開拆,住滯時刻,揩磨污損者,處斬。
  諸神吏符使天地赦日不得考打獄內鬼神及追捉事件。違者,處斬。木客山魈者非。
  諸神吏符使見上天差官採訪民間善惡及探法官所為,不得呈其惡簿。違者,徒七年。
  諸神吏符使若聽為犯非法律及律所不載者,仰法官量其輕重斷罪。

  生民
  諸生民毀謗正法,背正向邪者,誅五代,見身萬事不遂,父母妻子咸受其殃,身沒之後,送下酆都,萬劫不原。
  諸生民恃勢毀法官道士,剋害良民者,减壽。已甚者,滅身,殃及九祖。

  諸生民以正為邪,以邪為正,謾罵法官,如此之人,身沒之後,考入酆都,七祖九先咸蒙其禍,己身見在必多殃咎。如佩籙者,加二等。已甚者,校勘多寡增罰。

  諸生民,經文符篆所在之處腥言穢語者,徒二年。
  諸生民茹葷飲酒對上真者,徒六年。知而故犯者,加一等。
  諸生民病苦求覓符水而心不至誠者,徒二年。
  諸生民妄效法官步履星斗者,徒二年。履具人星者,减壽三年。法官道士加一等。
  諸生民狡猾為害於人者,九祖咸殃,身謝之後,淪沒陰司,萬劫不原。法官道士,見滅其身。
  諸生民建齋醮反不至誠者,徒三年。
  諸生民恃勢毀壞寺觀,毀僧罵道,侵害良民者,臧壽。已甚者,滅身,殃及七祖。
  諸生民將經書文字祕訣符篆入穢污之處者,徒二年。行法官道士加一等。

  諸生民咒詛天地日月,裸露三光,呵風指雨,怨咎天地者,徒九年。法官道士加一等。

  諸生民以竈下火燒香。對北小遺,破人持戒者,徒三年。法官道士加一等。
  諸生民妄祀神鬼及不干杞典神鬼,徒三年。
  諸生民不奏名姓傳受祕法,而盜視靈文者,徒三年。
  諸生民不行正法,於家內盜藏祕法者,徒二年。
  諸生民怨望君相,不孝二親,不友兄弟,不信師友,不睦夫婦,不恤貧窮及憎凌辱者,徒七年。甚者,滅身。

  仙官
  諸仙官失職者,降二等,除名,責下凡世七十年。
  諸仙官遇法官統制差使違時刻者,徒三年。
  諸仙官恃其官品尊崇,權柄至重,妄行威福者,責降凡世,除名仙籍。損一人者,償命。

  諸仙官遇下方申奏,不能即時通違者,降三官,責凡世四十八年。

  諸仙官不聽法官驅使者,依鬼神抗法律治罪斷。

  諸仙官未奉勑旨妄行世間巡察者,徒三年。得勅旨而巡察違時刻者,責下凡世三百二十年,五生五死。及巡察而妄奏事者,處死。
  諸仙官按察諸曹及行法官不當者,以罪罪之。失入輕者,責陰司判官。
  諸仙官朝奏失儀者,徒七年,降七官。如官不及七品者,責陰司諸王。

  諸仙官巡察下方,妄有漏泄天機一分者,處斬。
  諸仙官下降監察齋醮者,仰有善惡即時申奏,不盡者,徒四年。
  諸仙官雖及九品官見行司官不回避者,徒一年。申奏而回避者,加一等。若八品以下者加二等。若高聲抵對及不伏者,仰依神吏抗法條斷罪。
  諸仙官遇下方法官道士申章進表,雖不合格而可以通進者,不得用龍頭書刀點畫,違者徒三年。錯上四科而不進者,非。故意點畫合格處以為救病者,除名落籍,責凡世,永不注名。

  諸仙官朝現班次差錯者,除名,責受陰鬼官,永不朝見上帝。
  諸仙官所行不合條律者,仰玄都御史法官原情定罪,下方仰諸司法官留寄行司獄定罪申奏。若罪及三分者,一面斷罪訖奏者聽。
  諸仙官帝君三元及月一日十五日校錄,只得言善不得言惡。若惡分數多者,用善一分赦貸惡一百分。全舉惡者,徒三年。
  諸仙官帝君遇生民受籙行法,仰即時轉籍入仙曹。違者,徒四年。日數過多者,降三官。
  諸仙官帝君被民間設齋醮有罪上申及關白者,仰隨時下降,受香燈祭獻。違者,徒三年。
  諸仙官帝君見行法官及同僚轉遷者,須得具禮服展賀。違而不講者,杖一百。
  諸仙官帝君巡察見生民殺牛供滋味者,追取魂魄,伺身謝之後,淪沒幽塗,九祖同罪。得喫牛肉者,仰遣九祖為牛,令其常食先祖之肉,身謝之後,永沒酆都,彼牛自死,而喫者减壽半紀。不知是牛肉而喫者非。
  諸仙官見生民有冤讎執對者,不待壽限,仰具狀即時上進。
  


法官
  諸法官所在去處,見水旱盜賊及害於人者狡猾之人,許令立便申奏,待天誅戮。違者,徒三年。若差官誅戮而其人不如申狀之意者,加一等。若其人果如申狀內坐說者,加二官。
  諸法官弟子罵度師者,减壽半紀。知而故犯者,加一等。
  諸傳法見度師純懷精粹不以師禮相待者,徒三年。知而故犯者,加一等。
  諸受法始勤終怠,徒九年。知而故犯者,加一等。
  諸法官道士入壇關白上真,言語重疊,及朝禮菲儀,存念雜真,并以手觸天門,先以右足登壇者,徒三年。
  諸法官道士能以太上祕咒文訣進章拜表,報應分明,道與他人者,减壽一紀。

  諸法官道士申狀內說某時拜上朱章而某時不至者,徒九年。
  諸法官道士不得私祀神鬼,惟二月八日祭竈。違者,徒三年。故犯者,加一等。
  諸行法官職列七品者,錄功不書過,若能進章表,知其官職恃而作過者,减壽半紀。
  諸行法官以正法而為戲者,徒三年。
  諸行法官行法陽行陰報,不得始勤終怠,滅身,殃九祖。
  諸行法官被民間請符乞水,而妄人情艱阻者,徒六年。被請符而反輕正法不給付者,非。
  諸行法官被人陽病而故意行陽符,陰病而行陰符,或左煞而右生,有傷於人,徒九年。如未有昭報,不辨陰陽者,非。
  諸行法官妄以行法增崇一言,毀及同僚應行法者,徒三年。如辨論公事曲直及探正法而爭者,非。

  諸行法官妄以正法傳之非人,意求財利者,減壽半紀。

  諸行法官行持不精,到處行役神吏,不擇紙筆便寫符勑水者,天司奪養道之資,令使見身窮窘。
  諸行法官非時妄動神吏,侵害生民者,减壽半紀。
  諸行法官無故不得妄入正神廟宇,及持正法而妄擒正神者,徒二年。如是法官出入正廟前後不迎送加罪者,非。
  諸行法官受民間詞狀而不即時行遣者,徒一年。如狀不合格式者非。
  諸行法官出入民間私祀邪神婬鬼者,仰即時行遣神吏擒縛,依律斷罪。如或見聞而不根治者,徒三年。
  諸行法官持科奉戒而或犯者,徒七年。
  諸行法官非斬鬼神而口中稱急急如律令者,减壽半紀。
  諸行法官篆符而以筆頭指左者,徒九年,知而故犯者,减壽半紀。

  諸行法官勑水而以水左轉者,徒九年。知而故犯者,减壽半紀。

  諸行法官妄以正法示之非人者,减壽半紀。
  諸行法官篆符故意倒書橫寫,及朱書不從左,墨書不從右者,徒一年。
  諸行法官奏弟子行法,度師北院出官者,令從北院出官計銜。南院出官,令從南院計銜。違者,徒八年。
  諸行法官奏弟子行法,看其人心術正方可保奏。如或人情或勢力而亂奏者,并各徒三年。若得其人者,補三官。
  諸行法官奏弟子名姓,用庚申甲子二日保奏,不論有無合入,并得參佩正法,及便宜申請令人四五品官者聽。
  諸行法官非庚申甲子日,而輒欲申請非次遷擢者,并各徒九年。再三申請者,减壽半紀。
  諸行法官傳弟子正法者,須得已身佩受一千日,方許保奏。違者,除名落職,徒三年。

  諸行法官補奏弟子銜位,籍注左判官方許補右判官,左大判官方許補右大判官。違者,并各徒九年。知而保奏者,并各除名,滅身,殃三代。

  諸法官職列八品者,許奏左大判官。違者,准前律。
  諸法官職列五品者,許奏七品官職。違者,准前律。
  諸法官職列四品者,許奏六品官職。違者,准前律。
  諸法官職列四左相者,許奏上宰。違者,准前律。
  諸法官職列真人者,許奏酆都使。違者,准前律。
  諸法官職列四相者,許奏左右卿。違者,准前律。
  諸法官職列九天諸使者,許奏翊衛仙卿。違者,准前律。
  諸法官職列仙卿者,許奏斬邪使,伏魔等使,違者,准前律。
  諸法官職列仙諸司君者,許奏上宰及真人并判酆都等使。違者,准前律。

  諸法官職列帝君品者,許辟奏五嶽四瀆等官,及充替應有司仙官鬼官者許。

  諸法官職列高真者,許奏洞陽等帝君。違者,准前律。
  諸法官職列上章典者,許進章表。違者,徒六年。
  諸法官不受都功籙者,不得申黃刺及進章表。違者,徒三年。知而故犯者,滅身。如或不知者,積罪,後貫盈,差三官追取,令使萬劫受罪,或入石炭等獄。
  諸法官及道士俗人受正一籙者,方許關行文牒及申黃刺。違者,徒九年。
  諸法官職列七品,不許牒天曹并五嶽,及六品官方許。違者,减壽半紀。知而故犯者,加一等。
  諸法官職列南司及品官者,許便宜申奏。
  諸法官職列北司及品官者,許遷入南司,從別計銜。違者,除名落籍,舉過不論功。

  諸法官職列九品者,不許牒地司,及八品方許。違者,徒二年。

  諸法官及道士俗人六戊日而燒香進章上表關申天曹者,滅身。知而故犯者,殃及九祖,風刀萬劫不原。佩籙者加三等。
  諸法官道士受三洞大洞經籙者,不論天下極品仙官及鬼神,并可指揮驅使。或受經而無籙,或受籙而無經者,同。
  諸法官道士能以咒文祕法而身歷天曹,進章上表,朝禮上真,須得經諸司取禀,然後方得前往。如官及七品者,非待經歷諸司聽。違者,除名。
  諸法官進章上表,朝禮而失儀,减三官。官卑者,徒九年。
  諸法官道士上章拜表而不五重下
對者,徒四年。
  諸法官道士申狀不合稱臣者,减壽半紀,知而故犯者,加一等。
  諸法官道士申狀合稱臣而不稱者,徒三年。知而故犯者,徒九年。
  諸法官道士進章表醮意不得過一百七十六字。違者,并各徒四年。醮詞冒瀆天聽者同。知而故犯者,加一等。

  諸法官道士設醮登壇而不恭謹,及語笑諠譁、斜目曲視,皆立唾壇,呼童叫僕,不以臣禮者,减壽半紀。知而故犯者,加一等。
  諸法官道士進章上表而不合格式者,徒二年。錯二字者,加一等。錯三字者,不違,高功醮者并徒九年。
  諸法官道士進遷拔章,只得奠金籙白簡八十副,黃籙齋只得奠一千八十副,進八十一訟章只得奠八百副,過此數副者,并不執用醮主關奏,并各徒九年。知而故犯者,加二等。
  諸法官道士不及五品已上,并不受都功籙,而關行《女青詔書》追魂者,减壽半紀。知而故犯者,加二等。
  諸法官道士及五品而行詔書,須得朱書牒內云:伏睹混洞赤文,元始符命,許令告下十方無極世界,禱官之庭,遷拔亡人進入道宮,以副太上好生。如違此語詔書陰界不執用關奏醮主各徒三年。

  諸奠簡每面長九寸,厚二分,闊二寸四分,正面寫咒,背面篆符,外用青絹或紗盛之,如力不及,紙亦可用。違此式者,南昌地府并不執用,遂為虛誤,關奏醮主并各徒二年。
  諸法官見世間有異常人者,許令上章表或申狀,被坐此人所為,外函,寫朱表不下天曹,直進太上御前,以待差官超擢,填上元八品見缺,如是常日章表申狀而經諸司檢驗者,徒八年。
  諸法官傳受弟子祕訣,而隱真出偽,或傳而留一字,或咒是而訣非,或訣是而咒非者,徒六年。知而故犯者,加一等。
  諸法官傳受弟子正法,須得給統兵印,并都攝符,令其統制神吏驅役鬼神。統兵印文是仙都統攝之印,作兩行疊篆。都攝符即三元符也,以黃絹篆之,於符兩部寫墨勑給付某人收執,驅役一切神鬼。後度師寫姓名會押。違者,此神吏不聽受法之人驅使,遂為虛設,非徒行法無益,又且天譴必臨。

  諸法官言話口是心非者,徒二年。如事出不得已者非。

  諸法官妄以己身尊崇叱叱弟子者,徒二年。

  諸傳法人褻慢師保者,徒八年。知而故犯者加二等。
  諸法官不能□忍於人,責望弟子補報其功者,徒二年。
  諸法官有功於人而自稱說者,徒一年。
  諸弟子叱罵師保者,减壽半紀。知而故犯者,加一等。
  諸行法官以勢而欺辱下賤,及不孝父母者,减壽半紀。
  諸法官道士俗人見人設醮不整肅而輒登者,减壽半紀。茹葷酒者,身入酆都,七祖受罪。如未開壇登者非。
  諸法官道士行持滅裂,為人關奏進上章表而不如式,希求財利,及不至誠者,减壽半紀。知而故犯者,加一等。
  諸法官行符咒水符篆未曉者,須得務求勝己,以師問之。如或未曉為曉,未通為通,妄以己勝他人者,徒三年。

諸法官道士為人申章進表須得如法,其餘醮筵隨力建功,請行法事,如或貧窮下賤,力所不及,一燈一花亦自足矣。但不至誠者,徒五年。
  諸法官道士進章表,惟天樞院申狀玄都黃刺章表頭上醮意不得差錯一字。違者,醮為虛設,章表不進上,醮官關奏名各徒五年。
  諸法官道士列銜差錯,及冒稱官位者,减壽半紀。
  諸民間設醮不得燒檀香、安息香、乳香,但只以百和香,則上真降鑒,有力燒降真香足矣。違者,三代家親責罪,己身受殃,法官道士减壽三年。
  諸看女青律,須得先整肅衣冠,定心不得雜想,沐浴畢,入凈室中燒百和香,面北念罩法三遍,并啟告三清上聖,十極高真,玄中大法師,三天大法師,守護條律威王,金童玉女,畢,方得開讀。道者,杖一百。知而故犯者,徒三年。

  諸看此律須得遮掩,只留一行檢閱。如開兩行者,徒一年。知而故犯者,减壽半紀。如可行數上五行,先滅一身,後殃九祖,風刀萬劫不原。法書符篆同此。
  諸四季天地赦日不得行符咒水,看閱條律。違者,先滅一身,後殃九祖。
  五雷使院律
  諸鬼神興禍欲人祭祀者,杖八十,送城隍司斷遣。鬼神係勑額要祭祀者,加一等。反正歸邪,杖一百。家親門丞戶尉知情者,杖八十。勾連引用不能自正者,加一等。
  諸親亡鬼祟纏繞人身求祭祀者,杖一百。令人病者,加一等。外親之屬或不面睹為祟求血食者,流罪鄰州編管。令人患重至死者,絞,押付東嶽斷罪,牒送酆都依條施行。其本人家某人等各知情不遣者,杖一百。諸廟神無故於人家拋磚擲瓦,調弄鷄犬作怪之類,欲人祭杞者,杖一百。住宅等神門丞戶尉,外鬼侵主人家,意不同,失覺察,人口無事免罪。失覺察不遣,當委無心力論,即牒所屬差換。

  諸廟神樹神等偷盜人家物色者,杖一百。拖延欺瞞者,流罪。係宮廟祭祀者,加一等。或被放火走火者,流三千里配罪。本家神祇知情同罪。或力不及者免。
  諸邪神害人民六畜攝生病者,杖八十。死傷者,或偷盜者,并徒三年,編管千里。本家六神不能自主放令外鬼偷盜和合者,同罪。邪神聚眾力不及制者,免罪。
  諸邪神犯奸欺人家婢子者,徒三年,編管五百里。病患亡者,絞。因染而死者,斬。
  諸邪神犯奸者,分等降。邪神者或經法官治者,若諸正神受祭祀者,法外論。
  諸邪神犯奸於尊長者,曾受符籙驅而不去者,拒逆者,絞,牒送酆都行遣。正神知而故犯者,送酆都勘斷施行。
  諸山林樹木成器者,或有廟堂輒求祭祀者,法當杖八十。

  諸依草附木為神,耗損人家資財,及六畜之類者,杖一百。

  諸邪神依草附木,或憑人家男女通名禍福,求血食祭奠受錢財等,徒三年。
  諸瘟神附人家女,發猖狂妄走,失禮樂人事者,徒三年。藥餌符藥禁而不愈至死者,斬。在外染,家神可免罪。
  諸水神溺水死人者,或天限未滿有人陳訴者,當徒。
  諸水神鬼祟欲人代者,或有天年未盡者,絞,牒送依法施行。

备案号:浙ICP备12036666号-1 技术支持:思格系统 ? CopyRight 2009-2015,lqssjp.com,Inc.All Rights Reserved